位置:首頁 > 作文素材 > 名家

二年級

篩選:
  • 最新更新
  • 本周熱點
  • 油菜花

    春天是值得所有人留戀和永恒記住的美好時光。我覺得真正的春天是在農村,而我的兒童時代全都在農村度過,所以我得感謝父母把我生在農村。

      農村里的山水才能最貼近人的靈魂,春天也只有農村里的才最美麗和最真實。第一聲布谷鳥的啼叫回蕩在山谷里,不知道名字的花突然開放,讓人沒有準備。春天是要來得更早些,雪變成雨的那一瞬間,風變得溫柔的那一剎那,種子發芽的那一刻,冬眠的動物睜開了眼睛……春天來得突兀,而又那么順理成章,這些都是生活在農村里才能夠聽到、看到、感覺到和想像到的事物。春天到這個時候,已經在我們四周悄悄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2
  •  關于火星的話

    現在,火箭船來到火星北極的上空了。下面是一片白色的冰雪世界,白得耀眼。整個北極籠罩著一層輕紗似的薄霧。仿佛有一陣陣寒氣向兩架火箭船卷過來似的。
      第二號火箭船里的爺爺叫珍珍把聽筒插在擴音器上,三個孩子便都能聽到爺爺說話了。
      "孩子們,我們現在都來到火星北極啦,下面是一片冰雪,現在,火星正是春天,瞧,冰已經有些融化了。那些細細的條條道道就是火星的裂縫,水就沿著裂縫流過去,再說那藍綠色的暗斑吧,那不是大森林,只是些矮小的、爬在地上的小植物,像地球上的青苔、地衣……"
      孩子們打斷了他的話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來到了火星上空

    有一顆像籃球那么大的流星撞著了火箭船,"轟隆"一聲,把珍珍、秀貞和小強都拋了起來。可是火箭船并沒有砸破,倒是這塊石頭牢牢地嵌上了火箭船腰身,把火箭船往橫里推。
      怎么辦呢?這么說,火箭船會給推到別的地方去。推到哪里去呢?誰也不知道,也許得一輩子像螃蟹一樣,橫著在天空飛哩。
      可是,又是"嗖"的一下子,一個東西在窗外飛過去了。三個孩子又嚇得抱成一團。
      這回飛過去的可不是流星,而是第二號火箭船。瞧,他們轉回來了。透過窗戶,可以看到第二號火箭船里面明晃晃的,坐著爸爸、何伯伯,還有一個不認識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1
  • 火箭船受傷了

    珍珍他們那架火箭船筆直地向前飛著,討厭的流星卻愈來愈多了。那些石頭在火箭船的周圍"嗖嗖"地穿來穿去。
      也許,你還不知道流星是什么吧?珍珍可知道,在秋天的晚上,做完功課的時候,她常常端一把椅子,坐到院子當中,數著天上一顆顆掉下來的星星。有時候一個晚上就數到二三十顆。她老想:星星要老是那么掉下來,過幾年不就都掉光了嗎?那怎么行?后來爸爸告訴她:真的星星可大著呢,這掉下來的不是真的星星。只不過是一些像火柴盒子、像茶碗、像籃球那么大的石子。它們也是繞著太陽飛的,在路上跟地球遇上了,掉到咱們地球上來,跟空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第二號火箭船

     現在,我們來談談地球上的事吧。
      就在發現珍珍他們失蹤的那個早上,珍珍的爸爸一大清早就跑來拍我的門。平常他是一個挺鎮靜、挺沉著的人,可是這會兒他很著急,好半天才說清楚是怎么回事。當然啦,我也著急起來了。你想想看,到火星探險這么大一件事兒,就是科學家也得再三研究才敢干呀,他們三個小孩子冒里冒失地就跑了,怎能不教人擔心呢。
      "宇宙旅行協會"開了緊急會議,決定第二號火箭船跟著就出發。除了珍珍的爸爸外,還有王伯伯和李博士一起去。他們的任務是:追上第一號火箭船,把珍珍他們安全地帶到火星去,然后安全地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1
  • 沒有引力的地方

    火箭船真快,只消五分鐘,就完全離開了地球。可這五分鐘不是好過的,飛得實在太快了,吃不消。三個孩子雖然身體挺強壯,也有點暈,迷迷糊糊的,好一會才清醒過來。
      "哎呀!"只聽得小強尖叫了一聲,原來他剛跳了一下,整個人就輕飄飄地往上浮,好像一個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飄呀飄的,直到頭頂"咕咚"碰著火箭船頂,才又慢騰騰地飄下來。小強臉都嚇白了。
      兩個女孩子也慌做一團,秀貞想過來看看小強,剛要邁步,也覺得輕飄飄的,她趕快抓住椅子,才走了過來。珍珍琢磨了半天,才想出個道理來,她笑著推開小強,在衣兜里掏出半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珍珍和火箭船

    我認識一個叫做珍珍的女孩子,十四歲,少先隊員。她是學校里的天文小組長,特別喜歡天文學,一放假就老來找我,問這問那,把天上的東西簡直都問遍啦。
      我跟珍珍的爸爸是老朋友,她爸爸是一個火箭船駕駛員。你知道火箭船是干什么的?說起來話可長啦,就說一個大概吧。許多科學家都研究過飛出地球去的問題。飛出地球去,那可不是簡單的事。就說從地球到火星去吧。火星是一顆紅色的,亮堂堂的星,科學家說也像咱地球一樣,是一個圓溜溜的石頭球,也有空氣,也有水,可能還有生物哩。到火星上去可有意思呢!可是,乘什么去呢?飛機么?不成,只要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1
  • 爬山虎的腳

    學校操場北邊墻上滿是爬山虎。我家也有爬山虎,從小院的西墻爬上去,在房頂上占了一大片地方。
      爬山虎剛長出來的葉子是嫩紅色。不幾天葉子長大,就變成嫩綠色。爬山虎在十月以前老是長莖長葉子。新葉子很小,嫩紅色不幾天就變綠,不大引人注意。引人注意的是長大了的葉子,那些葉子綠得那么新鮮,看著非常舒服。那些葉子鋪在墻上那么均勻,沒有重疊起來的,也不留一點兒空隙。葉子一順兒朝下,齊齊整整的,一陣風拂過,一墻的葉子就漾起波紋,好看得很。
      以前我只知道這種植物叫爬山虎,可不知道它怎么能爬。今年我注意了,原來爬山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三棵老銀杏

    舅媽帶表哥進城,要在我家住三天。今天早晨,我跟表哥聊天,談起我想作詩,談起我認為可以作詩的材料。我說:"要是問我什么叫詩,我一點兒也說不上來。可是我要試作詩。作成以后,看它像詩不像詩。"
      表哥高興地說:"你也這么想,真是不約而同。這幾天我也在想呢。詩不一定要詩人作,咱們學生也不妨試作。不懂得什么叫詩,沒關系,作幾回就懂得了。我已經動手作了,還沒完成,只作了四行。要不要念給你聽聽?"
      我說:"我要聽,你念吧。"
      表哥就念了。
      
        村子里三棵老銀杏,
        年紀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2
  • 詩 的 材 料

    今天清早進公園,聞到一陣清香,就往荷花池邊跑。荷花已經開了不少了。荷葉挨挨擠擠的,像一個個大圓盤,碧綠的面,淡綠的底。白荷花在這些大圓盤之間冒出來。有的才展開兩三片花瓣兒。有的花瓣兒全都展開了,露出嫩黃色的小蓮蓬。有的還是花骨朵兒,看起來飽脹得馬上要破裂似的。
      這么多的白荷花,有姿勢完全相同的嗎?沒有,一朵有一朵的姿勢。看看這一朵,很美,看看那一朵,也很美,都可以畫寫生畫。我家隔壁張家掛著四條齊白石老先生的畫,全是荷花,墨筆畫的。我數過,四條總共畫了十五朵,朵朵不一樣,朵朵都好看。如果把眼前這一池的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夏衍·野草

    有這樣一個故事。
    有人問:世界上什么東西的氣力最大?回答紛紜的很,有的說“象”;有的說“獅”;有人開玩笑似的說是“金剛”,金剛有多少氣力,當然大家全不知道。
    結果,這一切答案完全不對,世界上氣力最大的,是植物的種子。一粒種子所可以顯現出來的力,簡直是超越一切。
    這兒又是一個故事。
    人的頭蓋骨,結合得非常致密與堅固,生理學家和解剖學者用盡了一切的方法,要把它完整地分出來,都沒有這種力氣,后來忽然有人發明了一個方法,就是把一些植物的種子放在要解剖的頭蓋骨里,給它以溫度與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布克的正式演出

    在報上讀過"世界醫學工作者代表大會"的報道和有關我們的新聞的人,當然用不著再讀我的這最后的幾句話了。但是,我那喜悅的心情,使我不得不再在這兒說上幾句。
      在"世醫大會"上,各國的醫學家們都肯定了姚良教授和他的同事們的功績。大會一致認為:姚良教授的試驗證明,器官移植術已經可以實際應用了。換句話說,已經可以應用到人的身上來了。
      正如你們所知道的一樣,第一個進行這種手術的,是我那可愛的小女兒--小惠。你們一定已經看出,我是很愛小惠的。第一個進行這種手術當然有很大的危險。但是科學有時候也需要犧牲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生與死的搏斗

    我們終于在手術室的門口,找到了第七實驗室的主任--姚良教授。他是一個胖胖的、個子不高而精力充沛的中年人。沒用幾分鐘,我們就弄清楚了許多原先不清楚的事情。
      正和我們所猜測的一樣,第七實驗室在進行著器官移植的研究工作。布克那天的確是被車軋死了。那天,實驗室的工作人員被派到郊區去搶救一個心臟受了傷的病人。他們的出診車在回來的路上,正巧碰上了這件事故。他們從時間上來推測,布克的心臟雖然已經停止跳動,血液已經停止循環,可是它的大腦還沒有真正死亡。只要把一種特別的營養液--一種人造血--重新輸進大腦,那么,布克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沒有身體的狗頭

     在第七實驗室里將會遇到些什么呢?老演員和我都沒有一點兒心理準備。現在回憶起來固然好笑,可是在當時,我們真為布克擔了許多心。
      研究所比我們想象的要大得多,差不多是一幢大廈。我們在主任辦公室等了半個多鐘頭,秘書告勸我們說主任正在動手術。李老等不及了,拉著我要上手術室去找他。我們剛走出房門,就發覺我們是走錯了路,走到一間實驗室里來了。我們正想退出去,老演員忽然驚呼了一聲。隨著他的指點,實驗室里的一些景象,也不由得把我釘在地板上了。
      在這間明亮而寬敞的實驗室的四旁,放著一只只大小不同的儀器似的大鐵柜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真假布克

    事情的確并沒有就此結束。隔了三個多月,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剛走到家門口,就聽見了小惠和老演員的笑聲。在這笑聲中,還夾著一聲聲快活的狗吠。
      "李老一定又弄到一只狗了。"我這樣想。可是一走進屋里,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這是布克!
      "你瞧!你瞧!"老演員一見我就嚷開了,"我說一定是哪位好心人把布克救去了。你瞧,它現在回來了。"
      布克還認得我,看見我就親熱地走過來,向我搖尾巴。老演員的一切訓練,它也記得;而且,連小惠教它的一些小把戲,它也沒有忘記。它當場就表演了幾套。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布克的奇遇

    整個故事,是從布克--我們鄰居李老的一只狼狗--神秘的失蹤,然后又安然無恙地回來開始的。不過,問題并不出在布克的失蹤和突然出現上,問題是出在這里:有兩位住在延河路的大學生,曾親眼看見布克被汽車軋死了,而現在,隔了三個多月,布克居然又活著回來了。
      還是讓我從頭談起吧!
      布克原是一只轉了好幾個主人的純種狼狗。它最后被送到馬戲團里去的時候,早已過了適合訓練的年齡。馬戲團的馴獸員拒絕再訓練它,因為它在幾個主人的手里轉來轉去,養成了許多難改的壞習慣。
      我們的鄰居李老,是那個馬戲團里的小丑。他不但是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揭穿了一個歷史的秘密

    這次訪問對于我來說,是上了一課很好的蒙古史,也可以說揭穿了一個歷史的秘密,即為什么大多數的游牧民族都是由東而西走上歷史舞臺。現在問題很明白了,那就是因為內蒙東部有一個呼倫貝爾草原。假如整個內蒙是游牧民族的歷史舞臺,那么這個草原就是這個歷史舞臺的后臺。很多的游牧民族都是在呼倫貝爾草原打扮好了,或者說在這個草原里裝備好了,然后才走出馬門。當他們走出馬門的時候,他們已經不僅是一群牧人,而是有組織的全副武裝了的騎手、戰士。這些牧人、騎手或戰士總想把萬里長城打破一個缺口,走進黃河流域。他們或者以遼河流域的平原為據點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歷史的后院

    假如呼倫貝爾草原在中國歷史上是一個鬧市,那么大興安嶺則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幽靜的后院。重重疊疊的山嶺和覆蔽著這些山嶺的萬古常青的叢密的原始森林,構成了天然的障壁,把這里和呼倫貝爾草原分開,使居住在這里的人民與世隔絕,在悠久的歷史時期中,保持他們傳統的古老的生活方式。一直到解放以前,居住在這個森林里的鄂倫春人和鄂溫克人還停留在原始社會末期的歷史階段。但是解放以后,這里的情況已經大大的改變了。現在,一條鐵路已經沿著大興安嶺的溪谷遠遠地伸入了這個原始森林的深處,過去遮斷文明的障壁在鐵道面前被粉碎了。社會主義的光輝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1
  • 游牧民族的搖籃

    我們在內蒙西部沒有看到的塞外風光,在內蒙東部看到了。當我們的火車越過大興安嶺進入呼倫貝爾草原時,自然環境就散發出內蒙古的氣氛。一幅天蒼蒼野茫茫的畫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了。
      正像大青山把內蒙的西部分成南北兩塊,大興安嶺這一條從東北伸向西南的廣闊的山脈也把呼倫貝爾草原分割為東西兩部。山脈的兩麓被無數起伏不大的山谷割開,從山谷中流出來的溪水,分別灌注著大興安嶺東西的草原,并在東部匯成了嫩江,在西部匯成了海拉爾河。海拉爾,蒙古語,它的意思就是流下來的水。
      海拉爾市雖然是一個草原中的城市,但住在這個城市里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在大青山下

    現在讓我們離開趙長城談一談陰山一帶的漢代城堡。
      根據考古報告,在陰山南北麓發現了很多古城遺址,至少有二十幾個古城遺址。這些古城大部分是西漢時期的,也有北魏時期或更晚的。古城遺址最大多數分布在陰山南麓通向山北的峪口,也有分布在陰山北麓的,還有分布在黃河渡口和鄂爾多斯東北地區的。從古城分布的地位看來,幾乎通向陰山以北的每一個重要峪口,都筑有城堡。特別是今日呼和浩特市北的蜈蚣壩,尤其是包頭市北大青山與烏拉山之間的缺口,城堡的遺址更多。大概這兩個峪口是古代游牧民族,而在漢代則是匈奴人侵襲的主要通路。看起來,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一段最古的長城

    火車走出居庸關,經過了一段崎嶇的山路以后,自然便在我們面前敞開了一個廣闊的原野,一個用望遠鏡都看不到邊際的原野,這就是古之所謂塞外。
      從居庸關到呼和浩特大約有一千多里的路程,火車都在這個廣闊的高原上奔馳。我們都想從鐵道兩旁看到一些塞外風光,黃沙白草之類,然而這一帶既無黃沙,亦無白草,只有肥沃的田野,栽種著各種各樣的莊稼:小麥、蕎麥、谷子、高粱、山藥、甜菜等等。如果不是有些地方為了畜牧的需要而留下了一些草原,簡直要懷疑火車把我們帶到了河北平原。
      過了集寧,就隱隱望見了一條從東北向西南伸展的山脈,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哪里能找到這樣的詩篇

    內蒙,對于歷史學家來說,是一個富有誘惑力的地方,因為這里在悠久的歷史時期中,一直是游牧民族生活和活動的歷史舞臺。而這些游牧民族的歷史活動又是中國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有些活動,在世界史上也不能沒有它們的篇章。然而這個歷史學寶庫,直到現在,還沒有完全打開,至少沒有引起史學家足夠的注意。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匈奴人就進入了內蒙;到秦漢時期或者更早,它就以一個強勁的民族出現于歷史。以后,鮮卑人、突厥人、回紇人,更后,契丹人、女真人,最后,蒙古人,這些游牧民族一個跟著一個進入這個地區,走上歷史舞臺,又一個跟著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螻蟻壯歌

    興許是染上了人類容易"自視過高"的通病,我自幼對螻蟻之類的小生靈,曾長期瞧它們不起。
      記得在一九六五年的一次座談會上,當話題轉到生物界時,吳晗同志說:"我看螞蟻的小小王國,就很有趣,能不能寫成一本書呢?"我當時聽了,心里覺得好笑:區區螻蟻,何足掛齒!
      后來,倒是一位英國老殖民主義者的言論刺激了我對蟻國的興趣,因為他竟把發展中國家統統誣蔑為"螻蟻之國",于是,我不免產生了一個興味很足的念頭:我倒要看看這個小小的昆蟲世界是不是真的像殖民佬貶斥得那般沒有出息,探索一下它們到底是在怎樣鋪排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 海濱仲夏夜

     夜,來臨了。是一個非常幽美的海濱的夏夜。
    夕陽落山不久,西方的天空,還燃燒著一片橘紅色的晚霞。大海,也被這霞光染成了紅色,但是,它比天空的景色更要壯觀。因為它是活動的,每當一排排波浪涌起的時候,那映照在浪峰上的霞光,又紅又亮,簡直就像一片片霍霍燃燒著的火焰閃爍著,滾動著,消失了。而后面的一排,則又閃爍著,滾動著涌了過來。……
      隨著夕陽的逐漸西沉,天空的霞光漸漸淡下去了,淡下去了。深紅色的顏色變成了緋紅,緋紅又變為淺紅,最后,當這一切紅光都消失了的時候,那突然顯得高而遠了的天空,則呈現出一片肅穆

    閱讀全文>>

    2020-03-21瀏覽:0
 501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尾頁
返回頂部
新时时历史号码 约战武汉麻将技巧 股城模拟炒股网页 单机四人麻将 好运彩一分快三 qq麻将单机 山西快乐十分的玩法 六合配资 炒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星悦陕西麻将官方版 广西快三和值计划全天在线计划 重庆时彩是正规 重庆幸运农场合法吗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规则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三分pk10是什么彩票 手机麻将棋牌辅助器